疫情中的成都高校校园
来源:疫情中的成都高校校园发稿时间:2020-04-02 06:48:58


在第2天实施安乐死的两雪貂和第4天实施安乐死的两只雪貂中,研究人员分别仅在其中一只的鼻甲和软腭中检测到病毒RNA;在第8天实施安乐死的两只雪貂中,其中一只雪貂的软腭检测到病毒RNA,另一只雪貂的鼻甲、软腭、扁桃体和气管中检测到病毒RNA;在第14天实施安乐死的两只雪貂中均未检测到病毒RNA。

这些结果表明,新冠病毒可以在猫体内有效复制,幼猫更容易被感染。更重要的是,病毒可以通过呼吸道飞沫在猫之间传播。

目前尚不清楚荷兰政府这项采购的更多细节。

中国驻荷兰大使徐宏于28日表示,他在当晚即与荷兰医疗护理大臣范莱恩(Martin van Rijn)通了电话,了解此事情况。

研究团队在论文的最后还提到,比较而言,新冠病毒和其他在雪貂上呼吸道和下呼吸道均可复制的流感病毒、甚至人SARS-CoV表现出一些不同。新冠病毒只在雪貂的鼻骨、软腭和扁桃体中复制。它也可以在消化道中复制,但即使在气管内接种了病毒,在雪貂的肺叶中仍没有检测到病毒。

荷兰奈梅亨大学医院的发言人说:“我们收到了2400个这样的口罩。全在仓库中,我们没有使用过。”荷兰卫生部表示,目前尚不知道是否有医护人员已经带着这些“问题口罩”上岗。

为了进一步研究新冠病毒是否在雪貂肺部复制,研究团队给8只雪貂经气管内接种了105 pfu的CTan-H,并在第2、4、8和14天分别对2只动物实施安乐死,在组织和器官中检测病毒RNA。

在第12天,研究团队对剩下的猫实施了安乐死。在一只接种了病毒的猫的扁桃体、另一只接种了病毒的猫的鼻骨、软腭、扁桃体和气管中检测到病毒RNA,但在两只病毒暴露猫的任何器官或组织中均未检测到病毒RNA。

由新冠病毒感染引起的幼猫的组织学损伤。

星号表示在接种病毒后第13天对动物实施安乐死,其余4只在第20天对动物实施安乐死。